【走近“最美乡村教师”】 乡村教师刘慈欣剧透

来源:演讲稿 发布时间:2019-09-26 04:59:30 点击:

  2013年9月10日,由光明日报和中央电视台联合主办的“寻找最美乡村教师”大型公益活动颁奖典礼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后,感动了无数国人。经过各地寻找和推选,阿力太(新疆)、仲威平(黑龙江)、格桑德吉(西藏)、廖乐年(广东)、廖占富与张兴琼(四川)、吉思妞(云南)、王金花(海南)、杨元松(贵州)、刘坤贤(重庆)、潘立华(安徽)以及由7位80后乡村教师组成的团体“会泽七子”(云南)获得“最美乡村教师”荣誉称号。本刊选登其中几位获奖乡村教师的感人事迹,让我们一起感受他们美丽的心灵。
  廖占富、张兴琼:夫妻坚守深山小学21载
  在四川省巴中通江县东北部海拔约1300米大山深处的火天岗村,有一所远近闻名的“夫妻小学”。这所小学的两位教师,是一对夫妻,妻子比丈夫大8岁。21年来,他们将一拨拨学生送出大山。3年前,因工作需要,丈夫被调往大山另一边的小学,昔日的“夫妻小学”,如今只剩下妻子一人。
  今年51岁的张兴琼老师,皱纹已经爬上额头,但眉眼间仍旧依稀可见年轻时风采。1992年,同是小学教师的廖占富入赘张家。恰恰在这个时候,另一位老师离开了,火天岗村小学就只剩下了这对新婚夫妻。学生们的父母大都外出务工了,夫妻俩既要承担繁重的教学任务,还要照顾学生们的生活。两人做了一个大致分工,丈夫教高年级,并负责给孩子们理发;妻子教低年级,同时负责做饭。
  21年间,火天岗村小学三易其址,最初是在一套三合院内,后来院子拆了,在屋后山坡上修了3间教室。2008年,校舍成了危房,廖占富夫妇走遍附近3个自然村,挨家挨户动员,李家出木材,王家出砖石,很快又建起了一排平房。
  2009年,廖占富被调往庙子梁小学,火天岗小学就只剩张兴琼一人。火天岗山脚有一个三岔路口,往左上山是庙子梁村小学,往右便是火天岗小学。高坡之上的庙子梁村小显得十分孤独,这是一所只有13名学生的袖珍小学。初来那段时间,廖占富极不适应,他每天都会给妻子打好几次电话,没事的时候,便倚在窗前,眺望远方云雾缭绕的火天岗。
  张兴琼告诉记者,庙子梁村小学、火天岗村小学和家,正好构成了一个三角形。从庙子梁出发到火天岗村小学或者回家,都需要走两个多小时山路。由于庙子梁距离家太远,廖占富只能每隔两三天才回一次家,家里的农活大部分都落在张兴琼身上。她既要教书又要干活,双手结满老茧。尽管如此,张兴琼还是十分挂念山那边的丈夫,“他犟得很,感冒了从不弄药,每次都是我给他打针输液。现在他一个人,要是病了哪个管他哦!”
  分居两地,廖占富也十分担心妻子的身体状况。“火天岗每年11月就下雪,第二年4月才转暖。妻子年龄大了,身体不如从前,腿脚也不那么利索了,当年生孩子后没休过产假,照样坚持上课。现在咽炎愈加严重了,还有,她的记忆力也衰退了,工作起来可能会更加吃力。”
  21年来,这对老妻少夫扎根火天岗,“夫妻小学”成为大山里最动人的风景。闲暇之时,夫妻俩经常回忆过去:办过两届扫盲班,村里35岁以下的人,都能读写50多个字了;冬季来临,家家户户都会送来上好的木柴取暖;每年杀年猪后,家长都会送鲜肉来,他们如果拒绝,家长们就会炖成汤送过来……这些,都成为他们数次想离开,却最终未能离开也无法离开的理由。
  20多年间,“夫妻小学”到底送走了多少学生,两个人没有准确数字。不过逢年过节,都有学生寄贺卡过来,十多名学生如今也当上了老师;还有在海南工作的学生,三番五次打电话邀请他们去海南度假……
  “大山里走出去的娃娃,还是那么质朴,他们还记得我们。”每每回忆起这些,夫妻俩内心很温暖。“不想走了,也走不动了。”张兴琼说,只要还有家长把娃娃送来,只要自己还能动,就一直会坚持下去。
  刘坤贤:一条腿撑起一所乡村小学
  1985年初春,21岁的刘坤贤,来到重庆市巫溪县天元乡新田村小学当民办教师。孩子们特别喜欢这个新来的老师,喜欢听他绘声绘色地讲山外的世界。唯一让刘坤贤觉得憋屈的,是学校没有任何教学器材,几乎无法开展像样的音乐、美术、体育活动。
  当时的民办教师,一个月工资只有17元,而当地村民在外当挖煤工,一个月能挣100多元。为了解决教学经费紧张的问题,天元乡中心学校鼓励教师利用寒暑假外出务工,每个月给学校缴50元“管理费”。一心想改善教学条件的刘坤贤二话没说,马上报名去河南一家煤矿当起了暑期挖煤工。
  灾难就这样悄悄降临。那天,突然后滑的翻斗车将刘坤贤左腿上的肌肉几乎全部刮掉。在医院昏迷3天3夜后,他被迫接受了高位截肢的现实。没有太多的抱怨,刘坤贤身体恢复后,拄着拐杖回到学校,重新站上了熟悉的讲台。
  2005年6月的一天,暴雨如注。离上午的第一堂课还有半个小时,刘坤贤拄着拐杖,早早地站在校门口等着孩子们到来。来学校的路上有一条3米多宽的小河,河上没有桥,平时水很浅,孩子们都是涉水过河。但一下暴雨,河水就会猛涨。以前遇到这种情况,刘坤贤都会早早地在河边等着背孩子们过河。如今他背不动了,暴雨阻断了孩子们的上学路。
  这次暴雨后,刘坤贤拿出了家里的几袋水泥,请大家出力搭了一座桥。简易木桥修好没多久,另一件事情又让刘坤贤揪了心。有一天放学后,孩子们拿着脸盆去河里端水做清洁,一个女孩突然大哭起来。原来,她光着脚丫踩到了一块碎玻璃。刘坤贤下定决心要引水进校。
  刘坤贤拄着拐杖进山,在离校1000多米远的地方找到了一股泉水。从这么远的地方引水,各种费用最少也要1000多元,但学校没有钱。犹豫了几天,刘坤贤终于对妻子朱油芳开了口:“把家里的猪卖了吧?”朱油芳沉默了一阵子,最后点了点头。
  2007年7月,刘坤贤通过巫溪县统一组织的考试,成为一名公办教师,每月工资也涨到了1500多元。刚领了几个月公办教师的工资,刘坤贤就想给学校买台电脑。听说一台电脑要4000多元,妻子心疼了:“这可不是一笔小钱!”“我的嗓子不好,上不了音乐课;腿脚不便,教不了体育课。要是有一台电脑,孩子们的遗憾和我自己的遗憾就能弥补一些了。”听丈夫这么一说,朱油芳答应了。   电脑买回来后,刘坤贤又让在外工作的女儿买来教学光盘。秋季开学后,刘坤贤用电脑一遍遍地放歌曲,孩子们一句句地学着唱;上体育课时,刘坤贤先让孩子们看体操视频,然后逐个纠正动作。
  2011年6月13日,刘坤贤在课堂上突然摔倒,县医院诊断为脑溢血,病情危急。苏醒后的刘坤贤还不能说话,只能比划着跟妻子说,学校就他一个老师,马上到期末了,孩子们的课耽搁不得。为了让丈夫安心治疗,朱油芳决定让女儿、女婿在医院照顾刘坤贤,自己回去给他代课。
  当年暑假过后,天元乡中心学校校长万鹏举想让刘坤贤多休养恢复一段时间,希望其他老师能去新田村小学顶一阵子,可是没人愿意去。开学两个星期了,新田村小学还没有老师,刘坤贤再也躺不住了,他找到万鹏举说:“还是我来吧。只要我还能站起来,这个学校怎么也不能垮了呀!”
  仲威平:26年10万公里“送学”路
  自1987年参加工作至今,仲威平一直在黑龙江省铁力市工农乡兰河小学任教。记者见到仲威平时,她正在学校除草。每年夏天,教室周围荒草丛生,为了给孩子们开辟一片活动场地,仲威平每到开学前就跑到学校除草。在这一间不足20平方米的教室内,仲威平一个人撑起了4个年级的教学。
  这个偏远的教学点,最多时有十几名学生,最少时只有4名。为了不让孩子们失学,仲威平风雨无阻,每天上下班骑自行车在乡村土路上往返20多公里。有人计算过,26年来,仲威平走过了近10万公里“送学”路。
  26年如一日,早上4点起床,6点出门,8点上课,这样的作息时间仲威平一直坚持,雷打不动。最难的还是走这条坑坑洼洼的乡村小路,每到春天冰雪融化的时候,白天还是一片泥泞的土路,到了晚上冻出一条条冰棱,骑自行车的仲威平经常会摔倒,有时会连人带车一起滚到路基下。平时,仲威平的包里都会装着螺丝刀、钳子、气门芯,有了这些,她就不怕车子半路出故障。
  一个夏日,仲威平骑车骑到半路,突然下起了暴雨,身上的雨披根本无济于事。到了学校,她从里到外都湿透了。中午放学,五年级学生谢颖发现仲老师带来当午饭的馒头被雨浇成了一堆碎末,就赶紧回家让奶奶为仲老师烙饼。看着学生冒雨送来的两张饼,仲威平热泪盈眶:“说实话,20多年的工作中,什么苦和累都难不倒我,没让我流过一滴泪。可是学生对我的爱,深深打动了我。”
  其实,离仲威平家不到1公里就有另一所小学。26年间,她曾有好几次调动的机会,可她舍不得离开这里的孩子。
  由于学校一直没有饮用水,仲威平每天都从家里用瓶子带点水,冬天一路上水结成冰,到了学校,冰又化成水。由于长年累月饥一顿,饱一顿,使她得了很重的胃病和风湿病。2003年,仲威平患病需手术治疗。如果做手术,一休息就要一两个月。为了不扔下孩子们,疼痛严重时,仲威平就一边打点滴一边上课,这样坚持了4年。2007年暑假做手术时,医生责备她:“你真是宁要学生不要命啊!”
  对家人,仲威平有太多亏欠。她的母亲患有严重的糖尿病和心脏病,2007年夏天的一个早晨,老人对女儿说:“今天你别上班了,在家陪陪我,我感觉特别不对劲。”仲威平以为妈妈只是像平常一样,吃点儿药就没事了,狠了狠心说:“吃点药,过几天我放假了就有时间陪您了。”可没想到,这竟成了母女俩最后的对话。当天上到第二节课时,仲威平得知了母亲病逝的消息,不由得失声痛哭。几年来,这一直是她心里的痛。
  阿力太:扎根高寒草原的蒙古族女教师
  在距新疆和静县城288公里的草原小镇巴音布鲁克,有一位蒙古族女教师。16年来,她既当老师又当妈妈,无怨无悔地扎根高寒草原,为草原的孩子撑起了一片天。她就是阿力太!
  巴音布鲁克平均海拔2500米。这里辽阔壮美,但气候却极其严酷,一年中有8个月是漫长的冬季,极寒时最低气温可达零下52℃,生活条件相当恶劣。
  1997年,毕业于巴州电大的阿力太被分配到了巴音布鲁克寄宿制学校任教。其实,在那个年代,一个有着大专文凭的年轻人在条件更好的城里找一份工作并非难事,阿力太却毅然决然回到草原。
  阿力太所在的学校,担负着方圆2万平方公里草原牧民后代的启蒙教育。学校300多个学生全部寄宿,最远的学生离家170多公里,大雪封山时,有的孩子甚至10个月见不到父母。
  阿力太不但要完成教学任务,还要料理好学生的吃喝拉撒。她像照顾自己孩子一样关爱着学生,给学生洗头、洗衣服。
  学生生病时,她彻夜操劳,买药喂药;冬天一些贫困家庭学生穿不上保暖的衣服,她总是自掏腰包为学生买棉衣;担心学生营养不足,她时常亲自下厨给学生改善伙食。
  2009年,为了能更好照顾学生,阿力太搬到学校宿舍,开始以校为家,无微不至地照顾每一位学生。对孩子来说,阿力太老师的宿舍就是他们的第二个家,学生们都亲切地叫她“妈妈”。
  为防止学生辍学,16年来,阿力太每学期坚持骑马到每个学生家里家访。
  牧区学生的家极其分散,山路崎岖难行,又有河流阻碍,车辆无法通行,漫漫家访路,其中辛苦可想而知。夏天,阿力太要骑马 过齐腰深的河流;冬季,她要冒着严寒,踩冰踏雪。
  16年间,阿力太家访学生4000余次,行程1.2万公里,去过3000多名学生家中。
  经过阿力太的启迪,有1000多名学生鼓足追求知识的勇气,走出草原,其中有50多名学生走进高等学府。
  作为人女、人妻、人母,阿力太深感愧疚。她常说,“自己最对不起的是家人”。
  由于常年坚守学校,阿力太和家人过着两地分居的生活。几年前,母亲病重,当时大雪封山,道路阻断,阿力太没能及时赶到母亲病榻前,这成了她最大的遗憾。儿子12岁了,阿力太几乎没管过他的学习和生活,没参加过一次他的家长会。阿力太说,有时儿子也抱怨她这个当妈的,她当时心里特别难受,因为她也想天天陪着家人。
  2012年,巴音布鲁克寄宿制学校急缺厨师,阿力太说服在县城学校当厨师的爱人调来她所在的学校。在她看来,伙食关系到孩子们成长期的营养,在她所有的选择里,最先想到的应该是她的学生们。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阿力太对教育事业的付出,得到了广大师生的认可和尊重,有好几位学生在她的感召下又回到了草原,成为她的同事。
  云南“会泽七子”:用青春点燃山村希望
  一所村小学,7名80后教师,五男两女、两对夫妻。他们都出身农村,通过读书“跳出龙门”,然而为了让山里孩子走出大山,他们大学毕业后又不约而同放弃城市生活,回到家乡云南省曲靖市会泽县纸厂乡龙家村小学教书。
  针对留守孩子性格孤僻,他们开设心理课;学生回家路危险,他们就修路;小学不通电,他们想办法让山村小学第一次有了电。他们都有离开机会,但依旧守护山村。
  他们是:刘顺跃、陈仕华、幸金正、蒋正阳、刘玉良、周凤慧、程谨,媒体赞誉他们是“会泽七子”。
  过往的生活、学习经历,使得“会泽七子”心里非常清楚:囿于山区小学困窘的生活条件,绝大多数城里人不愿意来。而多年来,贫苦山区的小学教育已落后外面太多太多,那么,如果连曾经从这里走出的学生学成之后都不愿回来,那还会有谁愿意来?为此,校长刘顺跃,从2002年开始,就坚守山村小学整整10年。教导主任、26岁的陈仕华因执意前来山村执教,不得已与相恋多年的女友分手。
  “早就跟不上同龄人的脚步了”,学校仅有的两名女教师之一周凤慧,很不愿去县城,因为她们觉得自己“土气”惯了,到县城会不适应。为了不耽误学生的课程,女教师程谨临近生产才离开学校待产,而同为本校教师的丈夫刘玉良却留在了学校。
  就是这样,7名80后用自己的青春,点燃了山村的希望。
  (本刊综合央视网、新华网、《光明日报》等媒体报道,感谢各原文作者张光明、张国圣、余明芳、谢道玖、孙明泉、朱伟华、刘钊等)

推荐访问:房地 房地 房地 房地
上一篇:外研版八年级下十单元_外研版八年级英语Module1单元测试题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