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的逻辑学2000字 写好作文须懂逻辑学

来源:思想汇报 发布时间:2019-09-26 04:59:46 点击:

  逻辑学与写作的关系一度成为学者讨论的热点,文学作品中形象思维和逻辑思维的问题也引起过诸多学人的关注。文章逻辑严密合理,就会显得浑然天成、圆融丰满。反之,若文章情节前后矛盾,相互龃龉,就会使人感觉内容失真、矫揉造作、为文造情,文章失去可信度,从而大大影响质量。
  一、逻辑学对于写作的隐性作用
  一个人的思维假如没有逻辑性就容易产生混乱。思维混乱,写作就无从谈起,因此逻辑思维是写作的思维基础。
  1.构思立意
  所谓立意,就是确立文章主题。确立主题,既要恰当反映客观事物的本质,又要充分考虑社会效果,注意舆论导向。主题务求新颖而深刻,要做到新颖而深刻,对事物的认识、对事理的分析必须精辟独到,要做到精辟独到,就离不开逻辑学。
  2.谋篇布局
  谋篇布局,“其本质上是客观事物的内在联系及发展规律,通过作者构思在文章中得以反映。只有具有逻辑思维,才能做到主旨突出,结构严谨,条分缕析,言之有序,环环相扣,无懈可击”[1]。谋篇布局乃“驭文之首术,谋篇之大端”,它不只是写作技巧,实质上是作者认识和反映客观事物的思想方法问题,是作者思路的体现。所谓思路,就是作者思维过程的路线,是作者从构思到成文全部写作过程的思维轨迹。这是一条内在的“路”,必须靠逻辑学铺就。有了逻辑,思路清晰而严密,表达才可能清楚,结构才可能严谨。
  3.遣词造句
  从逻辑学的角度讲,遣词造句就是要明确概念,用准用实概念。从内涵和外延两个方面去考量概念,找到最为准确的概念,构造最美的命题,传达作者最真的情感。福楼拜说:“我们不论要描写些什么事物,要把它表现出来,只有唯一的名词;要赋予它运动,只有唯一的动词;要赋予它性质,只有唯一的形容词。我们应该苦心探索,非找出这个唯一的名词、动词、形容词不可,仅仅找到这些名词、动词、形容词的相似词千万不要以为满足,更不可因为搜索困难随便用一个词来搪塞了事。”
  有一旧本杜甫集,文多脱落。在《送蔡希曾都尉还陇右因寄高三十五书记》诗中,有一句“身轻一鸟*”,写一个志雄气猛的武将,驰马战斗,说他轻得像一只鸟那样“*”。“*”脱落,有些文人便揣测是个什么字。有说“疾”,有说“落”,有说“起”,有说“下”,但都觉不甚恰当。后得一善本,才知道是“身轻一鸟过”。大家叹服。用“疾”,露了;用“下”,拙了;用“起”或“落”,似乎仅限于鸟的状态,有些不自然,不贴切。恰是用一个“过”字,叫人联想起碧空晴日,一鸟瞥然掠过,那样地轻灵活泼,道出枪急将勇、驰马追敌、一闪而去的情状。只有伟大的诗人才有这样极其敏锐的语言感觉。
  4.修改
  要把我们的思想正确地表达出来,第一件事情是要讲逻辑。关于逻辑思维在作文中的重要性,王力先生曾指出,文章写不好,并不是由于他写了几个错别字,也不是因为他不懂语法,主要是逻辑思维问题,所谓主谓不和、动宾不和,等等,表面上是语法问题,实际上是逻辑问题,至于篇章结构,更是大半属于逻辑思维问题。其实同一语言现象,往往可以同时从语法、修辞、逻辑三个维度加以分析。有些病句,往往兼有语法、逻辑、修辞三方面或其中某两方面的毛病。用词不当,是因为概念不明确;词序颠倒、搭配不当或成分残缺,是因为判断不恰当;复句中分句间关系不当或句序混乱,是因为推理不合理。而这些,又都是违反修辞的基本原则的。
  作文语言要高度精练,力求文简义丰,词约理富,做到句中无繁字,篇中无杂言,使读者觉得多一字嫌拖沓,少一字欠完美。高尔基说:“我们都应写得更简洁、更经济,写得‘言简意赅’。世界上没有不能用简单明了的话语来表达的事物。”若文章篇幅冗长,必须用逻辑之斧,加以删减。
  5.锤炼主题
  很多主题是通过逻辑归纳提炼出来的,如“落后就要挨打”,这是政治家对近代中国屈辱历史的警示概括;“时间就是生命,效率就是生命”,这是改革者对深圳特区发展经验的准确概括。归纳概括需要作者具有一种异中见同的高远眼光,需要作者有较强的逻辑思维。
  二、逻辑学对于写作的显性作用
  这里主要讨论推理在写作中的作用,用之即能使文章增色。下面举例说明。
  1.归纳推理
  《孟子·告子下》:“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溪举于市。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2.假言连锁推理
  《韩非子·外储说右下》:“公孙仪相鲁而嗜鱼,一国尽争买鱼而献之,公孙仪不受。其弟子谏曰:‘夫子嗜鱼而不受者,何也?’对曰:‘夫唯嗜鱼,故不受也。夫即受鱼,必有下人之色;有下人之色,将枉于法;枉于法,则免于相。虽嗜鱼,此不必致我鱼,我又不能自给鱼。即无受鱼而不免于相,虽嗜鱼,我能长自给鱼。’此明夫恃人不如自恃也,明于人之为己者不如己之自为也。”
  3.二难推理
  张爱玲《白玫瑰和红玫瑰》:“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部都有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的朱砂痣。”
  4.归谬推理
  有人说,“真正的艺术家不但要有艺术良知,而且要具备艺术勇气”。运用归谬推理能够让杂文更具战斗力,却又能幽默婉转。聂绀弩《我若为王》:“我若为王,将终于不能为王,却也真地为古今中外最大的王了。‘万岁,万岁,万万岁!’我将和全世界的真的人们一同三呼。”
  5.类比推理
  《邹忌讽齐王纳谏》:“臣诚知不如徐公美。臣之妻私臣,臣之妾畏臣,臣之客欲有求于臣,皆以美于徐公。今齐地方千里,百二十城,宫妇左右莫不私王,朝廷之臣莫不畏王,四境之内莫不有求于王:由此观之,王之蔽甚矣。”
  6.反向假设法
  从正面论证后,再向其相反方向假设。杜牧就喜欢用此法写诗。《题乌江亭》:“胜败兵家事不期,包羞忍耻是男儿。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江东子弟多才俊”,是对亭长建议“江东虽小,地方千里,众数十万人,亦足王也”的艺术概括。人们历来欣赏项羽“无面见江东父兄”一语,认为表现了他的气节。其实这恰好反映了他的刚愎自用,听不进亭长忠言。他错过了韩信,气死了范增,确实愚蠢得可笑。然而在这最后关头,如果他能面对现实,“包羞忍耻”,采纳忠言,重返江东,再整旗鼓,则胜负之数,或未易量。“卷土重来未可知”,是全诗最得力的句子,其意盖谓如能做到这样,还是大有可为的;可惜的是,项羽却不肯放下架子而自刎了。
  乔治·奥威尔说过:“思维的浅陋让我们的语言变得粗俗而有失精准;而语言的随意凌乱,又使我们更易产生浅薄的思想。”从作品酝酿到成型,到精雕细琢,升华主旨,在写作中要多多学习逻辑学,运用逻辑学。逻辑是把斧子,“不但要真正掌握逻辑这把‘斧子’的套路,还要不断自觉地‘磨’这把‘斧子’,不断地‘抡’起这把‘斧子’来运斤成风地‘砍’你的思维,砍你的文章”[2]。文学创作中的形象思维,是以逻辑为基础的形象思维。随着逻辑学的普及,人们的逻辑思维逐步被唤醒、开发和利用,根据“用进废退”原则,逻辑学对现代写作的作用正在扩大。
  参考文献
  [1]李华.试论逻辑思维对应用写作的影响[J].辽宁师专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4).
  [2]张晓芒.逻辑是一把“斧子”——什么是逻辑学和为什么要学习逻辑学[J].毕节学院学报,2009(1).

推荐访问:房地 房地 房地
上一篇:中国新闻奖作品赏析资料 中国新闻奖作品赏析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