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雀驮着姑婆山在飞_贺州姑婆山怎样游玩

来源:好词好句 发布时间:2019-09-26 05:00:44 点击:

  一   孔雀,首先代表了美:自然的美,本色的美,纯正的美,多彩的美,丰富的美……孔雀从不化妆,却岁岁年年美意不减。因此,当我望见了姑婆山上的孔雀的时候,就等于是,望见了姑婆山的美。一瞬间,这立于高处的旖旎的美,便漫溢开来,荡漾开来,并铺天盖地。关于孔雀的古诗文也自自然然纷纷扬扬地撒了过来:“孔雀眠高阁,樱桃拂短檐”;“撩钗盘孔雀,恼带拂鸳鸯”;“孔雀行穿鹦鹉树,锦莺飞啄杜鹃花”;“红珠斗帐樱桃熟, 金尾屏风孔雀闲”;“孔雀尾拖金线长,怕人飞起入丁香”;“孔雀集而相存兮,玄猨啸而长吟”;“夫君子爱口,孔雀爱羽,虎豹爱爪,此皆所以治身法也”……我的眼前,便即刻异彩纷呈了:有自然的,也有文化的,更有梦幻的……总之,都是美,甚至美中美。这美的沐浴和浸润,正是我所期待和渴望的。或者说,我来到这姑婆山上,正是为了捡拾美、复习美和巩固美。
  关于孔雀的许许多多的妙丽传说,也便随之飘然而至。孔雀,在这时候,我便不自觉地把它当成了一个在山林间走动的象征,或会呼吸的隐喻。就是这个内涵丰富的象征或隐喻,陡然,使我的心飞了起来,越飞越高越飞越远。你看,我的心,在飞……扶摇直上……
  孔雀,我自然是见得多了,但姑婆山上的孔雀,我还是第一次见。它们在大片的芳草地上,悠然地踱着步,美丽也在踱着步,祥瑞也在踱着步……我的目光和相机一起,追踪着它们……而它们,却在追踪着新鲜的阳光、怡人的清风……这样的“追踪”,与工业气息极浓的追踪显然迥异。我在咀嚼着“自然”这个词的真意,咀嚼得是如此认真。此刻,我把我所咀嚼出的自然的真意全部与美好、美妙、美轮美奂和美不胜收联系起来。此刻,我的心里一片晴丽,这是一种久违了的晴丽。
  便看见,孔雀在我的心里踱起了步……一首诗也跟着踱起了步……一首歌也跟着踱起了步……一个童话也跟着踱起了步……一个传说也跟着踱起了步……此刻这里的游客很少,稀稀落落,许多身影只是匆匆一闪便被一阵风裹到别处去了,只有我自己,在独享着这份难得的诗情和画意,以及非同寻常的自在。顿然,我便想到了“奢侈”这个词。大多的时候“奢侈”是与我无关的,只有此刻与我有关。我很奢侈。以至于,当我迈开脚步想去追踪与我同来的“《客家大歌》创作采风团”的众身影时,我却怎么也迈不开我的脚步——粘住了,或吸住了,我的脚步。直到这时,我才真正确信了,这片芳草地,是有着巨大的磁场,巨大的磁场是由孔雀营造的,不禁又一次脱口而出:孔雀,哦孔雀,姑婆山上的孔雀,精灵一样的孔雀……
  姑婆山的风姿似乎全部集中在了我眼前的这些孔雀上……我观看着,近乎痴迷……我不知除了这里,到哪里才能看到这样的风情万种、风姿绰约的孔雀。这是姑婆山养育的孔雀,不是别的山养育的孔雀,不一样的。你看它们有着怎样的自然、悠然、泰然、澈然、欣然、盎然和超然,就知道它们和别处的孔雀有着怎样的不一样了。你必须承认这样一个事实:不一样。
  它们头上的羽冠,在证明着它们是王,或帝王,或女王。它们颈部的金属光泽,在证明着它们的高贵和富有。它们尾羽上的金翠钱纹,如彩扇,时刻都会扇起一场美的风暴。它们的羽毛自然是可以作为装饰品来用的,至少,此刻,装饰了我在姑婆山上的神仙一样的生活。绿孔雀,蓝孔雀,或爪哇孔雀、印度孔雀。百鸟之王,哦!它们全都无愧于“百鸟之王”的美称。善良、美丽、华贵、吉祥的象征,无疑便是它们了,非它们莫属。
  我来的这个季节刚刚过了孔雀开屏的最优质的季节。据说,孔雀开屏次数最多的季节是在每年的春季,尤其是三四月份。过了也没关系,它们依然开给我看,以一当十。想象着,当敌人突然袭来又不及逃避时,孔雀们迅速开屏、努力抖动、浑身沙沙作响时,敌人面对这“多眼怪兽”那畏惧不前的样子……便觉得,它们智慧。实在是,各有招数,一物降一物。
  不能不说,我喜欢它们的野生生活。正是这样的野生生活,使得它们的自由和奔放,是名副其实的。相比之下,那些关在笼子里的孔雀,可就可怜多了,仿佛是另一个阶级的奴隶似的。
  思维继续发散,我便想到了“水中老鳖,禽中孔雀”之说;想到了《本草纲目》禽部第四十九卷中所记载的“孔雀辟恶,能解大毒、百毒及药毒”;更想到了《哈姆雷特》里的“要知道本来啊简直是天神,统治的这一片江山,如今啊王位上坐的是什么人?一个大大的——孔雀”……只是不知道莎士比亚时代博物学中为什么要把孔雀和“性淫且暴”挂上钩。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了:孔雀太美,简直是太美,它的侵略性、掠夺性、征服性和不可抗拒的美完全可以和希腊神话中的美神海伦相提并论。也只有这样的不可战胜的美才能诱发“性淫且暴”之类的潜在基因。人类是贪婪的,见了美就想掠夺,就想侵犯,就想据为己有……人类啊。
  “可怜孔雀初得时,美人为尔别开池”。哦!我本不想这样“唯唯诺诺”的,你瞧我,是多维的立体空间和张力巨大的美在让我张口结舌。
  二
  孔雀驮着姑婆山在飞……
  我仔细地打量着我眼前的这座仙气氤氲的姑婆山:位于湘、桂、粤三省交界处的萌诸岭南端广西贺州市境内。地处香港—广州—桂林黄金旅游线中间站上,距贺州市区仅有26公里;总面积8000公顷;山势雄浑,峰高谷深,森林繁茂,瀑飞溪跑,环境幽雅;森林覆盖率高达93%,野生植物1400多种,鸟兽130多种,动植物资源不是一般的丰富;负离子含量高达每立方米16万个,夏天也如春天,冬天也如春天,春秋更如春天……吸引了众多的游客,自然也成了不少影视剧,如香港电视剧《茶是故乡浓》《酒是故乡醇》《围屋里的女人》等影视片的外景拍摄胜地。
  这里绝对是一个吸纳地气、涵养精神、放飞遐想的好去处。可惜,当年的美国作家亨利·戴维·梭罗不知道世间有这样一个好地方。
  已是五月下旬了,因此来这里的人大都穿着夏装,来到了山口,人们才发现自己犯了严重的经验主义错误,于是就有不少朋友纷纷去近旁的宾馆里租棉衣。我坚持着,不租,尽管的确是有些冷。实践证明,我的坚持还是对的,当乘上电瓶车来到大山里的时候,便毫无寒意了,只有暖意在缓缓地流淌……夏天也如春天,冬天也如春天,春秋更如春天……没错,姑婆山的性格就是这样,从来都是这样。   关于“姑婆山”一名的来历,我很关心,也一直在琢磨。后来才知道,大体上是这样的:隋末唐初年间,湘桂大地瘴气如狼烟一样四起,瘟疫像诅咒一样不断,不少生命就此奄奄一息。有仙人传来仙话:萌渚岭南端的天堂山上有灵芝仙草可驱瘴治瘟……于是,生在中医世家的仁爱后生阿满便在未婚妻妙虹的坚定支持下,只身去了豺狼虎豹经常像风暴一样卷来卷去的天堂山上采集仙药。日复一日,阿满终是杳无音讯,是死是活,无人知晓。妙虹思夫心切,便瞒着家人,背着干粮,一个人去了天堂山寻觅阿满。七个日夜过去了,妙虹始终未见阿满的影子,只是在无意中发现了大片大片的灵芝……妙虹的悲切暂且缓了下来,便采了灵芝,急速赶回,配以中草药熬成了汤汁让患者饮服,患者无不药到病除。妙虹给众乡亲带来了福音,上天却始终没有给妙虹带来福音。妙虹对阿满的思念与日俱增,每天就只做一件事:在天堂山上寻找阿满。并发誓,如果最终找不到阿满便终身不嫁。年复一年,妙虹的年纪便越来越大,按照当地客家人的习俗,都将年长未婚的女人称做“姑婆”,妙虹自然也被纳入了“姑婆”的行列。这个美丽的妙虹姑婆,人们看到,她的脸上只有云集的愁容,却没有丝毫的笑容。就这样,又过了许多时日,乡亲们突然发现,妙虹姑婆不见了,便派人到天堂山去寻找,始终没有任何结果。一天,当地一位仙风道骨、德高望重的长者做了一个梦:一位仙者告诉他,王母娘娘为妙虹姑婆采集灵芝普度苍生并痛失未婚夫而终身不嫁的感人之举所打动,便悄悄把妙虹姑婆召至上天并册封为仙姑……请众乡亲不必再继续寻找妙虹姑婆了,她已是天上的仙了。众乡亲因为怀念妙虹姑婆,便纷纷决定,把天堂山改名为“姑婆山”。再后来,便又修了一座仙姑庙,以供仰拜。
  当我来到仙姑大草坪东侧的仙姑庙时,伫立了良久……是我的心在伫立……
  这用泪水溽湿的传说,自然是伴随了我一路,就像山涧清幽的溪水和客家人纯朴的山歌伴随了我一路一样。一种沉浸,久久挥之不去。
  可不知为什么,当我在凝望那美的使者孔雀的时候,我总是禁不住想起妙虹姑婆……也许,姑婆山上的孔雀,每一只都是妙虹姑婆的美的化身吧?
  三
  孔雀……妙虹……
  若说我的生命是一支竖笛,那么,此刻我的生命这支竖笛吹奏的无疑便是《孔雀……妙虹……》这支意味深长的旋律……潺潺,淙淙,湲湲……潺潺复潺潺,淙淙复淙淙,湲湲复湲湲……我的心,眼看着就越来越柔软,柔软得像是一块绸缎,或姑婆山上的任何一块草坪。
  姑婆山是一座美的姑婆山,有妙虹作证。姑婆山是一座吉祥的姑婆山,有孔雀作证。姑婆山上的美有许多,被孔雀驮着的美充其量也仅是其中的多少分之一。仅这之一,我便醉了,顿然找到了“醉乡广大人间小”的浓酽感觉。
  观一斑而窥全豹,有着怎样的景就有着怎样的山,有着怎样的孔雀就有着怎样的山……大抵是这样的。因此,就是我不说,你也知道姑婆山究竟是一座怎样的仙山了。仙山,你多读几遍看看,最好是用完全属于你自己的独特方言。
  姑婆山上,我既没有见到姑也没有见到婆,可我并不怀疑这里有现代的姑婆在。时间把妙虹姑婆请进了美丽的传说里,关于现代姑婆的神话,就只有到像姑婆山这样的最好的地方去寻找了。因为,这里纤尘不染,一片明净,一派诗意。
  如一只开屏的孔雀,姑婆山,此刻呼啦一下,便飞到了我的心里……

推荐访问:房地 房地 房地
上一篇:印象与随想|随想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