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沉香屑第一炉香》中女性的悲剧命运.doc] 《沉香屑·第一炉香》

来源:公文书信 发布时间:2019-09-26 03:14:33 点击:
本科毕业论文(设计) 题 目:
论《沉香屑·第一炉香》中女性的悲剧命运 学 院:
文学院 专 业:
汉语言文学 姓 名:
侯云云 指导教师:
周海波 2014 年 5 月 16 日 中部石漠化综合防治—水土保持区,要加强林草植被的保护与恢复,加强山洪地质灾害防治,加强石漠化综合治理,遏制石漠化蔓延,增强区域水土保持能力;
东部生物多样性保护—水土保持区,要加强自然保护区建设和流域水土流失区综合治理,切实保护生物多样性和特有自然景观,增强森林生态系统功能。

摘要 张爱玲(1920—1995)是20世纪40年代红透整个大上海的天才传奇女作家,她以生花的妙笔塑造了文学史上一个个形态各异、性格鲜明的女性人物形象,其浓郁的悲剧气质又为其作品营造了一种“苍凉”的意境,在这种环境下生存的女性人物不仅拥有传奇的生活经历,而且还是悲剧的代表,悲剧的命运、悲剧的情感、悲剧的婚姻、悲剧的存在。本文主要从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和色彩描写这两大点出发,以张爱玲的的成名作——于1943年在周瘦鹃所办的《紫罗兰》创刊号发表的《沉香屑·第一炉香》为例,分析女主角葛薇龙和梁太太的悲剧命运,以此来阐释张爱玲小说中的悲剧意识,理解张爱玲对女性命运的关注和对女性意识的重建、自审。

关键词:张爱玲;
女性;
精神分析;
色彩;
悲剧意识 Abstract Eileen Chang(1920-1995),a talented female writer who swept through Shanghai in 1940s.By portraying the strength of numerous female characters clearly, she created an artistic conception from the deep sense of tragedy.Living in that circumstance,the female character does not only having legendary experience, but also being the representative,the fate, the emotion , the marriage and the existence of tragedy. In that way ,numbers of her characters made their names in the history of literature.This thesis starts from the psychoanalysis and characteristic description proposed by Freud, is trying to explore the sense of tragedy in Eileen Chang`s work.Take her masterpiece The First Furnace Aloes Crumbs,Sweet as an example, which was published on the issue Violet established by Zhou Shoujuan in 1943.By analyzing the tragic fate of the chief actress Ge Weilong and Mrs. Liang , to get a hint of the attention of female destiny and the reestablishment and self-examination of feminist consciousness paid by Eileen Chang. Key Words:Eileen Chang; Femininity; Psychoanalysis; Color ;Sense of tragedy 目录 引言1 1精神分析学视角2 1.1潜意识的驱使2 1.2力比多的诠释3 1.3变态心理的控制5 2华丽光色,“可喜”色彩6 2.1色彩的对照7 2.2与比喻的结合8 2.3与意象的结合9 2.4色彩橙红9 2.5色彩黑、灰10 结语11 谢辞12 参考文献13 引言 着名学者夏志清评价张爱玲是“今日中国最优秀最重要的作家”,由此可见,张爱玲在中国文坛中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自40年代张爱玲出现在中国文坛上,直到21世纪的今天,在这相当长的时期内,就引发了对张爱玲研究的层层热潮,出现了大批“张迷”。悲剧问题,是个由来已久的问题,对于这个问题的研究,中外古今的学者和大家都有独特的见解,亚里士多德、叔本华、尼采、鲁迅等等都在自己的文学作品中阐述过悲剧理论。作为一名成功的女性作家的,张爱玲对悲剧也有自己独特的看法,她作品中弥漫着的苍凉美,就是其悲剧意识的表现。“如果我最常用的字是‘荒凉’,那是因为思想背景里有这惘惘的威胁。” 今冶.《张迷世界》[M].广州:化成出版社,2001.9.第44页. 对张爱玲小说中悲剧意识的研究更是研究的重点。《沉香屑·第一炉香》是张爱玲的成名作,女主角葛薇龙和梁太太是悲剧的代表,更是人性弱点和精神、心理病态的典型,作品更是运用一系列色彩描写,烘托、衬染这这种悲剧意识。本文主要从精神分析和色彩描写两方面重点分析这两位女性的悲剧意识。

叔本华认为悲剧是把个体生命的痛苦和毁灭显示给人看,使人看穿生命意志的虚幻性,从而放弃生命意志,所以悲剧是“意志的清静剂”。他把悲剧分为三种类型,分别是伦理悲剧、命运悲剧和存在悲剧。他认为第三种悲剧即存在悲剧的感染力更强,因为它是“一种轻易而自发的,从人的行为的性格中产生的东西”。张爱玲善于写大城市中的饮食男女,写他们的纸醉金迷、醉生梦死,她笔下的女性人物就是叔本华所认为的感染力更强的悲剧的存在。张爱玲所描写的女性是生活在大城市中的市民,她们属于比较软弱的阶层,但是她们的生活和命运充满了无奈和艰苦,她们的悲剧命运不是某一个因素造成的,她们自身可能是悲剧的主人公,同时又有可能是他人悲剧的来源,他们的命运像是“被诅咒了一样”,充满了悲剧。张爱玲曾经说过:“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蚤子。” 同上,第24页. 她认为生命虽美,像华美的袍,但却是有缺陷的,是充满蚤子的。生命是美好的,但却是充满伤痕、泪痕的。“生命有它的图案”,但是却无法复制、还原,“我们惟有临摹”。因此,在她的小说中荒凉的意境,或是华丽的描述的背后,深藏着的是隐隐的哀痛和苍凉。悲剧人物暂时跳出自我的空壳子,看看自己不论是成功还是失败,都是空虚的。这种苍凉的意味,是张爱玲小说的特色,也是其作品中女性形象的悲剧意识的显现。

1精神分析学视角 与一般的女作家生活背景不同,张爱玲出生在败落的官宦之家,父亲拥有旧式家庭遗少的通病;
母亲是新式女子,曾多次出国留学。父母的离异、后母的到来以及旧式大家庭诸多的矛盾生活,对张爱玲的心理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对其创作的影响更是不言而喻。同时,这种生活经历也使得张爱玲对中西方文学了如指掌。实际上,张爱玲小说中女性的悲剧意识也可以从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视角进行窥探的,其小说中细腻的女性刻画、心理描写等,是与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说分不开的。着名学者夏志清先生就曾说过:“张爱玲受弗洛伊德的影响,也受西洋小说的影响,这是从她心理描写的细腻和运用暗喻以充实故事内涵的意义两点上看出来的。” 夏志清.《中国现代小说史》[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12.6.第261页. 甚至有的学者认为张爱玲是“当代中国第一位心理小说家”,足以见得张爱玲作品与弗洛伊德学说的紧密关系。

作为精神分析学的创始人,奥地利精神分析学家西格蒙德·弗洛伊德提出了许多观点,比如力比多、潜意识、心理变态、“恋母”情节、释梦等等,而这些学说在张爱玲的作品中都有映射。从精神分析学视角分析张爱玲小说中女性的悲剧意识,你就会发现,张爱玲笔下的女性形象的一切思想和行动都是被情欲主宰、支配的,这也是女性悲剧命运的原因。

1.1潜意识的驱使 潜意识概念是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的重要理论基石之一,是指潜藏在我们一般意识底下的一股神秘力量,是相对于“意识”的一种思想。在弗洛伊德看来,所谓潜意识就“是一种不能为意识所知的特殊心理活动” (奥)弗洛伊德着,郭本禹译.《精神分析新论》[M].南京:译林出版社,2011.5.第290页. 。潜意识处于心理结构的最底层,由各种最原始、未经丝毫雕琢掩饰的、赤裸裸的本能和欲望构成。作为生物本能能量的仓库,潜意识是人类一切活动的动力源泉。

在弗洛伊德看来,文学家的任务不仅要表现人的意识活动,还要深入到人的意识底下的神秘力量中去,发觉人物内心的奥秘,解释人物丰富复杂的内心世界和内心情感。张爱玲在作品中十分注重潜意识对人物的影响,并且她还善于以细腻、犀利的细节描写来反映人物的潜意识活动,深入剖析人物性格。张爱玲善于通过描写人物的潜意识活动,来表现人物的心理变化,塑造人物性格,营造悲剧氛围,这在处女作《沉香屑·第一炉香》中就能显现出来。

葛薇龙原本是个单纯的女学生,家庭的败落、爱美的年龄等,使她也有其他平民女学生所具有的“孩子气”。这种隐藏的心理在薇龙搬到姑母梁太太家时,就显现出来了。小说在写葛薇龙搬来姑母家时,她打开衣橱,发现里面挂满了华丽的衣服,张爱玲在表现薇龙“小女孩气”方面,进行了细致的描写刻画。小说中这样写道“她到底不脱孩子气,忍不住锁上了房门,偷偷的一件一件试着穿,却都合身,她突然省悟,原来这都是姑妈特地为她置备的。家常的织锦袍子,纱的,绸的,软缎的,短外套,长外套,海滩上用的披风,睡衣,浴衣,夜礼服,喝鸡尾酒的下午服,在家见客穿的半正式的晚餐服,色色俱全。一个女学生哪里用得了这么多?薇龙连忙把身上的一件晚餐服剥了下来,向上一抛,人也就膝盖一软,在床上坐下了,脸上一阵一阵的发热,低声道:‘这跟长三堂子里买进一个讨人,有什么分别?’坐了一会,又站起身来把衣服一件一件重新挂在衣架上,衣服的胁下原先挂着白缎子小荷包,装满了丁香花末子,熏得满橱香喷喷的……‘看看也好!

’便微笑着入睡。”张爱玲.《传奇》[M].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2000. 第122至123页. 这一大段对葛薇龙心理活动的描写极其详细,“看看也好!

”是薇龙的潜意识的驱动,在这种驱使下,她内心的好奇心、新鲜感不断滋生,慢慢地将自己诱导至姑母的虎口。这一大段的心理描写为后文为薇龙的自甘堕落做铺垫,埋好伏笔。薇龙的悲剧命运与自己潜意识的支配也是有一定的关系的。

1.2力比多的诠释 弗洛伊德认为,性的后面有一种潜力,常驱使人去寻求快感,他将之称作力比多(或欲力)。力比多是人类与生俱来的一种性冲动,是推动个体一切行为的原始内驱力。“力比多的概念是一种包罗一切爱的或生命本能的力量,即生本能,是一种机体生存、寻求快感和逃避痛苦的本能欲望。”郭本禹等.《潜意识的意义:精神分析心理学(上)》[M].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2009.第40至45页. 这种精神分析术语反映在文学中,就是文学创作的动机,文学家进行文学创作是为了满足自己的一种欲望,这是一种本能的欲望,其中最强烈的就是性欲。文学家和普通人一样,自身也会有因压抑

推荐访问:
上一篇:405kvhd4六氟化硫断路器产品说明书资料 220kv六氟化硫断路器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